s2004211403474121509.jpg  

       工業和信息化部原副部長 楊學山:

  如果說產業集群的培育是做大制造業的根基,那么數字化、智能化轉型則是給制造業插上了一對高質量發展的翅膀。推進數字化轉型,要明確產業轉型提升的方向,要瞄準企業發展面臨的困難和短板,也要衡量企業的投入和預期效益,做到科學布局、精準施策、有序推進、示范引領。當前,除了要鼓勵單一企業實施數字化改造,還要大力扶持發展工業互聯網平臺,特別是覆蓋面大、受益性廣的行業級、區域級工業互聯網平臺,使之成為對整個產業、區域的數字技術支撐,有效加快全行業數字化轉型進程。

  諸暨市是“中國襪業之都”,年產襪子200億雙,產值規模超700億元,分別占全國70%全球30%。

  諸暨市正在加快打造“中國銅谷”,店口銅加工、鋁塑復合管件產量占全國的70%,年銅加工產量80多萬噸,在亞洲居領先地位。

  諸暨市是“中國珍珠之都”,山下湖淡水珍珠產量約占全國的80%,是全國最大的珍珠集散地。

  當“產品造出來就能賣出去”的紅利機會退潮,成本競爭加速升溫時,擱淺于沙灘的傳統產業該何去何從?

  2019年,諸暨天新針紡有限公司總投資2000多萬元的數字化智能化生產工廠正式運行,先進的數字化生產系統,以信息平臺掌控襪機狀態、訂單進度,用數據分解優化擋車工動作,帶來傳統生產流水線的工業化革命。擋車工人均操作襪機從傳統模式的13臺變成60臺,按220臺機器來計算,傳統模式需34名擋車工,現只需10名,車間用工下降率達70%,人工成本每月約減少18萬元,全年約減少200萬元;機器“維修”變“維護”,機修工從傳統模式6個減到2個,有效開機率從85%提至97.5%;車間產量提高15%,次品率下降2.8個百分點……

  天新針紡一連串數據背后,折射出的是傳統產業數字化轉型后迸發出來的蓬勃活力,競爭優勢不斷營造顯現,不失為我市眾多襪企乃至更多傳統產業轉型升級的一條路徑。

  對于傳統產業企業來說,成本高、利潤薄、市場萎縮,生意越來越難做,這已經成為一個趨勢。許多從事傳統產業老總都感嘆“依靠經驗直覺決勝的年代一去不復返”,如果企業還一味地停留在粗放型的管理上,那么當連最后的一點價格優勢都失去時,企業還拿什么立足呢。困境的背后是商業時代的更迭,傳統產業轉型升級已然從“選擇題”變成“必答題”。

  近年來,市委、市政府把傳統產業數字化改造作為實現經濟高質量發展的重要舉措,率先制定出臺《數字經濟五年倍增計劃》,配套實行時尚襪藝、美麗珍珠、銅材精密制造三大傳統產業數字化轉型扶持政策,建立完善“四個一”工作機制,組建數字經濟促進會和數字化轉型專家委員會,去年還相繼召開三大傳統產業數字化改造現場會。一系列的措施,旨在全市營造傳統產業數字化改造濃厚氛圍。去年,我市完成創建省級數字化車間1個、市級數字化車間45個,培育了22家數字化轉型示范企業,1家企業通過工信部兩化融合貫標認定,3家企業列入省級制造業與互聯網融合發展示范培育名單,累計16家企業認定為省級兩化融合示范試點企業。

  但是,我市傳統產業企業量大面廣,這個數字也只是杯水車薪。數字化改造對于“只顧低頭走路,不會抬頭看路”的企業來說,依然被拒之門外。去年,市經信局在走訪企業數字化改造時了解到,除了一部分企業還躺在“有好日子過”的舒坦里外,許多中小企業因視數字化“高、大、上”,囿于信息化專業人才隊伍缺乏等原因而遲遲不肯走出一步。不少企業對新一輪技術變革、數字化轉型關心了解不足,部分企業則擔心創新投入風險、商業數據安全,主觀上不愿參與成果共享,導致創新動能不足。

  “數字化浪潮快速席卷與企業感知相對滯后不相適應。”市經信局工作人員這樣說。

  傳統產業數字化改造并非是從“1”到“n”的復制擴圍,而是從“0”到“1”的深刻變革。一方面覆蓋面廣,實體經濟基本面整體受益提升;二是生產要素變革,從有形有限的資源到無窮交融的數據,蘊藏的能量遠超預期。當前在眾多國際企業擁抱數字化轉型之時,不少傳統工業企業,尤其是資源有限的中小企業仍在猶豫,但業界進行數字化改造升級的趨勢已不可阻擋。更何況在數據驅動的工業世界中,每家企業都必須成為生態系統的組成部分,隨著顛覆性變革不斷加快,競爭規則將被徹底重塑。

  傳統產業的數字化改造勢在必行!

  海亮股份

  智造一個“生態圈”

  近日,“海亮智造”項目啟動,浙江海亮股份有限公司與上海寶信軟件股份有限公司達成進一步合作協議,海亮股份投資2000萬元為公司的工業互聯網平臺打造核心軟件系統,將智能化從單純的生產制造滲透到采購、生產、管理、銷售等各個環節,并最終達到能串聯起上下游企業的效果。

  作為全球銅加工領軍企業,海亮股份一直致力于產業數字化探索,早在2018年就開始規劃設計智能車間,通過對原先的管件生產工藝改進、設備研發,建設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數字化生產線,逐步實現從原料入庫到產品出庫全程不落地流水線作業。2019年2月,其首個智能車間順利投產,人工減少75%、效率提升300%、生產成本下降40%、年節約成本800萬元。

  在嘗到智能車間的甜頭后,海亮股份依托數字生產線,開始打造功能更全的工業互聯網平臺,積極引入MES系統(即制造執行系統,含數據采集、仿真等)、工廠指揮中心、數據分析系統和云計算等智能軟件管理系統,邊研發邊安裝邊磨合,并在海亮有色智造工業園內推出了第二個智能車間。“通過這個工業互聯網平臺,我們不僅可以把一條生產線、一個車間串聯起來,通過推廣復制,逐步可以實現所有下屬企業數據串聯,信息共享。”海亮股份信息管理部部長陳鋼介紹說。

  據悉,除了軟件系統開發,“海亮智造”項目預計投資2.8億元,率先實現企業從生產數字化到管理數字化的升級。“通過工業互聯網平臺,今后凡是聯網的下屬企業都可以自動形成報表,不僅數據真實、及時,領導層在辦公室就可以直觀了解各個子公司的生產狀況。”海亮股份董事錢自強表示,在此基礎上,平臺還能接入行業客戶、供應商的管理系統,形成串聯起上下游企業的“生態圈”,為銅加工產業數字化樹立標桿。

  博憶紡織

  “機聯網”解痛點

  近日,記者走進浙江博憶紡織科技有限公司的生產車間,只見120臺經數字化改造的全自動織翻縫一體襪機正開足馬力運轉著,4名織間工人騎著電瓶車來回穿梭,一人管理著30臺襪機。自去年12月完成數字化車間升級改造,博憶紡織從今年1月開始就正式啟用了這條數字化生產線,一天的襪子產量超2.5萬雙。

  “以前我們公司管理120臺襪機,需要20個織間工人,另外還要縫頭工、翻襪工8名,現在總共8名工人兩班倒就全部搞定了。”博憶紡織總經理張晚霞介紹說,也正得益于年前的數字化改造,今年企業在復工復產后的3天內就招齊了一線員工,“招工難、流動性大”已不再是困擾公司的難題。

  據悉,為全面轉型升級為智能工廠,去年博憶紡織投入1300萬元,采購了120臺全自動織翻縫一體襪機,并邀請兩家工程服務公司對車間進行數字化改造,通過建立“機聯網”實現設備數據采集及應用,徹底解決了原有的人工計數、記賬不準確,生產數量把控難等管理痛點,提升產品質量的同時進一步降低了生產成本。

  而對博憶紡織來說,數字化改造除了解決用工、管理問題外,帶來的最大紅利就是提升了企業的“快反能力”。張晚霞說,現在的數字化生產線,一個管理人員花10分鐘通過電腦就能完成排單,數量、成本均可控。

  據了解,今年博憶紡織還計劃追加280臺一體機進行數字化改造。產業數字化的甜頭才剛剛嘗到,博憶紡織又開始布局新的市場,積極與在電商、直播等平臺具有一定營銷能力的機構談合作,打開新零售渠道。

  銘仕興新暖通

  智能工廠添底氣

  在浙江銘仕興新暖通科技有限公司鋼瓶閥生產車間,100多臺設備整齊排列,上料、加工、裝配、檢測……機械臂靈活又精準地完成一道道生產工序,智能物料運輸車沿著軌道忙碌地穿行,把零部件送到每個工位,偌大一個車間,生產工人寥寥無幾。據了解,這是疫情期間公司首個復工車間,自復工以來,公司每天以兩個集裝箱的生產速度向國外發貨,成為企業復產的中堅力量。

  智能化、數字化的應用,為銘仕興新暖通應對這次疫情“大考”添了不少底氣。公司企管部長阮華林告訴記者,今年訂單已經排到5月份,時間緊迫,全面復產迫在眉睫。得益于去年公司實施數字化改造,企業在復工復產時才更為從容。在復工初期只有七八成員工到崗時,公司產能已經恢復了八成多,鋼瓶閥的出貨量已達一萬件,基本恢復到了年前的水平。

  鋼瓶閥是銘仕興新暖通的拳頭產品,以內銷為主。2018年,銘仕興新暖通在打造“智能工廠”上謀篇布局發力。去年5月份,公司投入800多萬元實施企業生產信息化建設,在鋼瓶閥車間內引入工業互聯網、信息安全等關鍵技術,同時購置工業機器人、生產制造執行系統,新增兩條自動化裝配檢測線。公司生產計劃部是整個信息化系統的大腦神經中樞系統,生產看板上總共包含了8項指標,從接到訂單到下單執行、排產數量、審核巡檢返工、設備報修,直至最終入庫數量等全過程都可以在生產看板上顯示出來,生產計劃部負責人只要通過生產看板就可以全面了解掌握車間內的生產情況。

  “去年數字化車間建成后,公司合計減少員工31人,生產效率提升20%,成品合格率也從97%提高到99.5%。”公司副總經理呂泉峰坦言,這是傳統企業應對變化,加快發展的必經之路。建設數字化車間使生產全過程實現信息化,不但能做到精準下單,合理控制生產成本,而且勞動用工也大幅減少,企業效率提升。

  治儉襪業

  “智慧”產出精品襪

  位于大唐街道黎明村的諸暨市治儉襪業有限公司,是市級數字化改造示范企業。老板初治儉是吉林遼源人,也是東北最早一批襪業從業者,經過十多年的打拼,他的企業在當地已頗具影響力。在遼源辦襪企,雖然人工成本低,但是由于原材料是從大唐采購的,訂單也主要發往江浙滬地區,原料、物流成本也壓縮了利潤空間。同時,制約企業發展的,還有傳統勞動密集型的生產模式——傳統襪機用工量大、工序繁瑣,當時473臺襪機需要300多個工人,不僅效率低,斷線、故障等也導致襪子質量難以保證。

  近年來大唐襪藝小鎮的建設、襪企的數字化改造讓他動了心。在與商超客戶交流中,他也發現客戶對品質襪的需求越來越大,無形之中,好像有一雙手牽引著初治儉做出改變。根據2019年諸暨市、大唐街道兩級政策,襪企當年度購置全自動織縫翻高效一體襪機,實際投入達到100萬元的,最高按設備投資額的45%給予補貼。初治儉更堅定了轉型的決心。

  去年6月,初治儉在大唐街道租下了一處廠房,把工廠從遼源搬了過來,并投入1100多萬元購置襪機和配套設備。首批80臺織縫翻一體襪機都配上了智能工廠網絡管理系統。隨著員工對新系統的熟練掌握,目前可日產襪子2.5萬雙。

  “現在我們整個織襪車間只需要4個人管理,襪機聯網后可以準確地反饋生產數量、跟進訂單管理、分析機器狀態。”初治儉說,“不僅如此,新設備運行穩定,襪子的品質有了很大提升,以前的襪子客戶是當促銷品賣,現在的精品襪在商鋪可以賣到10多元一雙了。”

  數字化建設為治儉襪業插上“智慧”翅膀,企業有了全新的客戶群體。此外,治儉襪業還組建專門的設計團隊,走潮流可愛的品質童襪之路。今年,網絡銷售的巨大能量給企業帶來啟發,治儉襪業把銷售數字化列入目標,已經在京東、天貓等渠道設立店鋪,提升品牌影響力。初治儉透露,未來,他計劃在大唐建造自己的工廠,全方位完善數字化建設,做一個真正的“智慧工廠”。


    附1:國脈“一網通辦”核心支撐系統(GDBOS),助力數字政府建設

  數字政府2.0操作系統、政務數據體系2.0基礎標配、政務服務一體化升級方案。又名“政府數據業務操作系統”(GDBOS), 是基于國家有關政策要求、各地實踐經驗、數據體系理論、微服務技術架構,圍繞“大數據、大系統、大平臺”融合一體思路,為各地數字政府升級而量身打造的一套作業平臺。運用數據體系、標準治理、業務再造、組織進化等工具和方式,可從結構、標準、模塊架構上對當前政務服務平臺體系進行優化、重組和升級。有效適配部委、省、市、縣(區)不同層次需求,支撐數據整合共享、政務流程再造和服務模式升級,全面提升政務服務能力,夯實數字政府基礎,為國家治理能力現代化提供重要支撐。

  依托"產品+數據+標準"框架,構建"標準支撐、數據體系、業務再造、數據治理、管理賦能"五大體系,無縫銜接既有業務系統,有效驅動政務服務整體運作:①落腳在“辦成”,把政務數據歸集到一個功能性平臺,企業和群眾只進一扇門就能辦成不同領域事項;②綜合提升政府政務服務、數據整合與治理能力,并最終實現數字化轉型升級與智慧組織進化。

image.png


  附2:國脈政策通(又名“國脈一體化惠企政策服務平臺”),是對標中央關于“各項惠企政策落實到位、易于知曉、一站辦理”要求,打通政策服務、優化營商環境的幫手級產品。以“惠企政策精準送、補貼申報一次辦”為核心,提供政策“發布、匯聚、查看、送達、辦理、督查、評價”全套解決方案。基于市場主體、民生服務和營商環境優化,從最小顆粒化、數源標準化、數據共享化、組織協同化、業務融合化五個方面著手打造,實現群眾與企業真正“知政策、懂政策、享政策”,依托政策紅利更好發展。截至目前,該系統已于深圳市、杭州市、佛山市、浦東新區、南山區等地應用,獲企業群眾普遍好評。

責任編輯:星空